100%

百萬圓夢金勵青召募計畫

黃舒燕
台北市中正區
其他類

跟隨父親腳步 靠行善走出海外:

今年11月黃舒燕去香港參加兩岸四地青年義務工作論壇,以「家具銀行互助行動」計畫,得到「創意青年義工企畫獎」;接著到馬來西亞參加國際志工協會全球年會。父親也是國際志工協會IAVE的常務理事,他很高興有機會出國看不同地方的生活,交流志工團體及非營利組織的經驗。

…深入瞭解故事

我叫舒燕,是一個來自花蓮的的青年,目前正在台北好人會館內工作,從小我一直很喜歡我的故鄉花蓮,但那卻不是我的家鄉。
從小因為家庭因素的關係,經常花蓮、高雄兩地來回移居,而花蓮也只剩阿公阿嬤長住在那。
隨著年齡漸漸增長,想要回去故鄉的想法更是強烈。
大學時還懵懂的在南部打工,後來覺得這樣一邊讀書一邊打工不是辦法,毅然決然地決定休學,先去當兵。
也在我決定休學的同時,原本一直待在花蓮從事古蹟維護、青少年公益活動的爸爸突然離開花蓮,這讓我非常不解,為了想要了解爸爸的工作內容和離開花蓮的原因。
上來台北後才知道爸爸成立了一間辦公室-好人會館
在那之後我也開始在好人會館從事幫助農民賣崩盤農產品、災後物資募集及運送的工作。

透過家具銀行這個輸送物資的計畫,我也在各地認識的許多朋友,也在各地看到了許多故事,而這些故事每天都不斷發生不斷更新。
除了每次輸送家具、思考如何繼續成立家具銀行外,還想著每次送家具時都只有我一個人,是不是還有什麼可以讓更多人參與,正好在一次送家具的路程中看到了一座籃球場。
來打球吧!
因此我也和當時因課程和我們合作的文化大學同學在烏來忠志舉辦了第一場的
TO GET HER籃球賽。
這當然也不同於一般球賽,球賽所有內容都是由志工形成,連最後的獎品也都是志工,球賽的標語是”打輸的搬家具,打贏的繼續打”。
我們邀請了捐過家具的人、收到家具的人、所有幫助過我們的人一起參加,最後籃球賽不只是籃球賽,更像是一個感謝會,成效卻是意外的豐碩!
社區的居民從原本搞不清楚我們這些人為什麼要去他們部落打籃球,一直到最後大家現場踴躍的報名,甚至最後連冠軍的參賽者都一起加入搬家具的行列。
這個球賽我已經在烏來忠志、台南舉辦過,未來也會在更多其他家具銀行的據點舉辦!
除了舉辦能夠和當地年輕人一起互動的籃球賽外,我也將各個地方的農產品一起帶回好人會館,高雄建山的酸梅、台東的南瓜、花蓮的柚子、烏來的野菜、尖石的高麗菜、彰化的地瓜等等許多當季盛產的農產品。

台灣是一個風災、震災平凡的地方,而我進入好人會館後,跟著會館一起發起募集家具的行動,換言之就是物資募集,只是這項物資跟一般大眾印象中的物資不太相同。
每當風災發生或是想今年初的台南大地震,我們就開始在網路上發起募集家具的行動並且運送。
這個行動到目前為止已經送了約180趟左右的家具,可能大家會開始疑惑這和返鄉有甚麼關係。
每趟送家具的行程對我來說其實都是一個能夠回家的機會。因為一些政黨原因迫使我們無法回到花蓮,無法在花蓮從事一些公益活動。
但這對我們來說或許是另外一種契機,我們在都市裡募集家具,透過前進災區送物資進而了解,家具型物資的需求並不只是在災害發生後才會需要,各個災區當地原本就有許多經濟狀況不好、家庭不完整、取得工作機會不易的狀況,而這些狀況經常會在農村或是部落內發生。
在行走各地的過程中,我慢慢思考,台灣各地經常受到風、震災的破壞,與其每次在災後才開始動員運送物資,不如先思考如何產生一些應變辦法。
家具銀行就這樣出現了,我們在每次災後運送家具物資,而這類物資總是需要一定範圍的場地才能存放,因此我們每次和災民商量,風災時這些家具免費提供給所有受災的災戶,當需求滿溢後,我還想繼續借用該場地,持續將家具送過去,提供給經濟困難、弱勢家庭等等各種狀況的居民,當這些需求再次滿溢後,請大家推從出一位大家認為適當的人選來幫忙管理往後持續送來的家具,以非常低廉的價位販售給其他居民,而這些錢將會全額給這位幫忙管理的人,以便支撐這戶人家,所以所謂的”適當”將會以社區經濟狀況不理想、單親種種弱勢狀況為基準。而這也正是一種發展型的備災大型物資、家具、家電的輸送計畫。
到目前為止已經在烏來遊客中心、台南成立過災後緊急的家具銀行,現在也在台東的部落裡逐漸形成家具銀行,而蘇花公路裡則有一個最早成立的家具銀行,一直持續到現在,未來也將會持續進行。
再這樣都市和部落裡來回奔波也形成了一種雙向的需求互補,除了將都市裡要汰換掉的家具送往各地區,回程時也帶回各地區的農產品,形成了一座都市與偏遠地區的橋樑。
透過這樣的計畫,我也將無法永久定在我最喜歡的花蓮,但是卻可以從外部協助更多偏遠地區,也可以透過這樣的方式偷偷回饋花蓮。